七七四十九

改文狂魔。
一不小心就把以前写得文改得天翻地覆。
重度拖延症。
爱好作死。
_(:з」∠)_

授权搬运/【原创】吉德罗·洛哈特的世界/非pottermore设定/Part2:青年(3)

注意: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为中篇,第一人称,从原著出发,挖掘这位曾经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作家的坎坷一生。

——————没有人生来是个笑话,除非他已经被笑习惯了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

(3)

许多年之后,我深刻的认识到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所带给我的影响,那绝不是只言片语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对于特蕾莎而言,更是一场猝不及防的毁灭。

假若是在平时的状态下,我们一定早就能够意识到事情的转变然后做出恰当的反应。但不幸的是,那一夜我和特蕾莎显然都把思绪集中到别的地方去了。

刹那间,休息室的大门被猛地打开,木质大门撞击墙板的响声让我和特蕾莎回过神来,我们迅速的从长椅上分开,转过身往门边的阴影处看去。

一个,不,两个人影正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比之前还要猛烈几十倍。

“我们该怎么办?”特蕾莎轻轻的往后退了一步,掏出魔杖,她脸上依稀留存的泪痕在窗边月光的映射下闪着晶亮的光芒,但此时,异常惊恐的神色扭曲了那份转瞬即逝的美感。

我的右手插进长袍的口袋里,紧紧握住魔杖,眯起眼睛往阴影处看去,暗自希望站在那里等着我们的不是某位一脸严肃的老师。半夜跑出来还坐在休息室里接吻?我不清楚以前有没有学生这么做过。但无论如何我们都逃不过一场轰轰烈烈的处罚了。也许他们会要求我跟特蕾莎永远不能走在一起,要是换做以前我巴不得这样做,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两个人从门边缓步走出,影子投射在地板上月光倾泻而出的方块状图案里,一切都仿佛若隐若现。终于,我看到了他们,不是老师的面孔,可比那更糟。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两张脸:威尔夫和玛丽安,他们就像从地狱里跳出的魔鬼,阴沉的看着我们。我不敢相信自己以前居然会觉得玛丽安漂亮,也许那只是一时眼花吧,可是就算如此,我和她之间应该也没有结下什么深仇大恨吧?也许是威尔夫从中挑唆,也许我们的家族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四个人站在休息室里沉默了半晌,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我想揽住特蕾莎发抖的肩膀,可是在这样一场似乎漫无止境的沉默中,我连动一动手指的勇气都没有。与此同时,我的脑海中翻滚着这几年所有学过的咒语:束身咒,铁甲咒,毒咒……哪怕这里没有一个咒语是我擅长的,我也不惜冒险一试。

“玛丽安说的果然没错,你们这对连晚上的时间都不放过。”威尔夫突然裂开嘴笑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可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何处处与我过不去,从六岁开始,他就已经赢了我大概几百万次,难道他就没有对此感到厌烦吗?

“别过来,我会对你们下咒的!”特蕾莎举起魔杖指着两个人。我钦佩她的勇气,同时钦佩她眼中的果敢和坚定,如果在小的时候,我唯一指望过能够将威尔夫打趴下的人就是特蕾莎了,不论是使用魔杖还是拳头,她都胜过我们所有人一大截。

“玛丽安,你是怎么发现我们在这里的……”我问道,尽力掩盖住自己的慌张。我还以为她和威尔夫这辈子都不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了。

可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视了我的存在,继而转向特蕾莎:“校规规定学生之间相互攻击会眼中到被学院开除,你忘记了吗?”

“我当然没有忘,”她振振有词的反击,“不过这取决于你和旁边那个呆胖子会不会告发我们,如果会,那我不介意在开除之前把你们送到校医那里去。”

威尔夫脸上的假笑在一瞬间凝固了,他显然被特蕾莎那句“呆胖子”给惹恼了,他用魔杖对准特蕾莎,大喊:“昏昏倒地——”

“除你武器!”与此同时特蕾莎的魔杖射出绿光将威尔夫的咒语弹开,他的魔杖也脱手飞去,伴随着一声脆响,在墙上撞成了两截。

他似乎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状况,直到看见躺在地上的那两截树枝。

“你毁了它!”他愤怒的吼叫起来,一把抢过玛丽安手中的魔杖,举起来对准特蕾莎,“你这个傻姑娘,知道吗?你最喜欢的洛哈特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纯血家族的败类!10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巫师身份,”说着他又把魔杖转向我,“你什么都不会,甚至连一个最最简单的咒语都发不出来,可是你猜怎么着,所有人都喜欢你!为什么?难道他们都喜欢那个一头金发下面塞满了垃圾的脑袋吗?很显然没有人会在乎这么多,还记得你父母说过的话吗?‘我们的小洛哈特根本不需要什么脑子,他只要靠自己的脸蛋就可以把所有人都迷的团团转’,”他绘声绘色的模仿起我母亲说话的口吻,“就像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特蕾莎一样,是吗?幸好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会被你迷得团团转,我想我身边的这位算是完全看清楚了你这个人的德行——”

他没有机会把剩下的话都说完了,因为我的右手迅速的从口袋里拔出。

“一忘皆空!”不知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其他咒语都不约而同的消失在我的脑海,,当我思绪一片空白的时候已经咒语已经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一道绿光击中了威尔夫的身体,他眼睛瞪得像灯泡一样大,嘴巴张着似乎还沉浸在刚才激烈的话语中,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这一连串的声音已经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我听到休息室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学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下我们真的有麻烦了,”特蕾莎紧张的往后面看去,她的眉毛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我自己,已经完全被刚刚无意识的举动吓住了。

我居然随口抛出了一个之前从来没有联系过的咒语,还用他攻击了威尔夫?很显然这次咒语奇迹般的生效了,醒来的威尔夫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坐在地上,茫然的盯着自己短成了两截的魔杖发呆。我注视着他的方向,却隐隐觉得一丝不对劲……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扰乱了我的思绪,我抓起特蕾莎的胳膊就往休息室大门跑去,令我吃惊的是,她的脚没有做出丝毫行动。“来不及了,洛哈特……”她绝望的摇摇头,棕色的眼眸紧紧注视着我。

“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我焦急的询问她,想象着自己被霍格沃茨开除后垂头丧气回家的情景,就像威尔夫所说“彻头彻尾的笨蛋,”“纯血家族的败类”。不,这一切简直不能更糟了,我还没有实现我的梦想,还没有成名,还没有享受到被别人崇拜的滋味……难道这一切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要被迫结束了吗?

“洛哈特……”她颤抖的声音把我从无尽的想象中拉回现实,“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眯起眼睛看着她,这下我真的有点搞不懂女孩的心思了,在这种紧急状况之下做没有意义的道歉难道还有什么用吗?况且,攻击威尔夫的人是我,该被开除的也应该是我。

可是我等不到她的回答了。

下一瞬间,我就听到她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昏昏倒地——”

一片绿光从我眼前闪过,周围的一切,特蕾莎,休息室,月光,威尔夫,冲进大门的人群,都离我越来越遥远了。黑暗迎接了我。

_____________

这里是授权搬运,并非原作者

贴吧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668055363?share=9105&fr=share

评论
热度(3)

© 七七四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