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四十九

改文狂魔。
一不小心就把以前写得文改得天翻地覆。
重度拖延症。
爱好作死。
_(:з」∠)_

授权搬运/【原创】吉德罗·洛哈特的世界/非pottermore设定/Part2:青年(2)

注意: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为中篇,第一人称,从原著出发,挖掘这位曾经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作家的坎坷一生。

——————没有人生来是个笑话,除非他已经被笑习惯了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


(2)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喜欢上玛丽安,也许在内心深处我只是希望特蕾莎知道这件事之后会知难而退,为了让她更明白这一点,我克服了自己以前那些容易害羞的小毛病,努力跟玛丽安搭上了话。我记得那是在一节变形课上,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学生交叉坐在同一间教室,我为此策划了好几天,想着要通过点什么手段引起她的注意,可几乎是在我看见她淡金色头发的一瞬间,一个熟悉的背影从我面前闪过,占据了她右边的位置。

我正在想那个不识趣的家伙是谁,他突然转过脸来,居然是威尔夫那个混蛋。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我居然想也没想就提着书包走上前去,直挺挺的站在他面前,盯着他愚蠢的深色鬈发和老鼠一样灰色的眼睛。

可就在我这么做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变得慌乱了,有一刹那我几乎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只是看着威尔夫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按道理来说他比我还矮一个头,可是拳头却比我有用的多。

“原来是特蕾莎的洛哈特,”他突然裂开嘴笑了,“我还以为是哪个大个子在挡我的视线呢!”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他以前把我头发烧焦的恐怖画面,一下就没了气势。

“特蕾莎?”我没有想到玛丽安居然在一旁插了一句,“就是那个看起来很嚣张的女格兰芬多吗?”

“你居然会知道那货人,”威尔夫冲他摆摆手,“你该不会是特地去了解过她吧。”

“那倒没有,”玛丽安耸耸肩,紧张褪去之后我注意到她的声音沙沙的,让我想到风铃在屋檐下摆动的画面,“可是大家都知道那个冒失鬼。”说着她第一次把游离的目光聚集到了我身上,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洛哈特?”

我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刚刚说出了我的名字吗?除了那三个字以外其他字眼似乎都被我的耳朵自动忽略了。

“什么?”我感觉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傻,但我确实还没有从她风铃一样的声音中反应过来。

“快告诉她,小子,”威尔夫锤锤我的胸口,“她是个八卦爱好者。”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他们在讨论的事情,我连忙解释:“你们误会了,特蕾莎根本就不是我的女朋友。”

“哼,”威尔夫坐在椅子上扭动着他那壮硕的身躯,“看来可怜的姑娘是一厢情愿了!”

看着他毫不顾忌的霸占着本来应该属于我的座位,我觉得气从中来却又无力反击,也许,我不应该那么心急才对。可是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我才得知那个消息,当我听到同宿舍的一个伙伴讲出这件事时我差点没把满口的黄油啤酒喷出来。

“你们知道吗?威尔夫居然泡到了赫奇帕奇的击球手。”他盘腿坐在毛毯上,把大家都招拢到自己身边,好像在讲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又不止一个击球手,你说的是……”

“就是那个父母身份不明,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女生!”

“玛丽安?是这个名字吗?”

他们凑在一起讨论着,嬉笑声不时的传到我耳边,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因为我肺都要被气炸了。

我大概明白威尔夫昨天会坐在她身边的原因了,他知道我的心思,也通晓我脑子里每个不为人知的小算盘,唉,也许玛丽安本来还会喜欢我来着,也许是威尔夫提起了特蕾莎的事让她放弃了打算,而我惊慌失措的解释又仿佛是在欲盖弥彰。

这一场战役我算是彻底输给了那个混蛋,但仿佛还不够似的,一个星期之后他们就变得如胶似漆,我简直对此无法理解。威尔夫除了成绩比我好些以外实在没有什么超过我的地方,他又胖,又奸诈,我真不知道玛丽安看上了他哪一点。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未来更大更危险的战役中我还将会输给他。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我们升上了六年级,这是我人生转折的一年,如果说前面的十几年时光还算平淡无奇的话,那这一年可以称作是“风雨交加”的一年了。

在特蕾莎每个礼拜三晚上的帮助下,我的魔法能力已经能达到正常水平,我一直觉得特蕾莎身上有种很特别的地方,10岁那年她只是把手轻轻放在我的头上就熄灭了一团火焰,而16岁那年,她办到了更多我以为她永远成功不了的事。

玛丽安和威尔夫在交往半年之后就彻底分手了,原因没有人知道,反正我永远也不能在同一个地方看见他们两个人了,哪怕是因为上课不得不待在一间教室里,他们俩中的一个也会神秘消失。也许是威尔夫大嘴巴的缘故,所有人在下半年都知道我以前喜欢过玛丽安的旧事了,他们不停的提醒我,劝我,就好像我自己根本意识不到似的——现在是追玛丽安的大好时机。

但确切来说,我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就好像一只蜻蜓点在湖水上,只留下一点涟漪就归复了平静。

我还是会时不时收到其他女生写给我的情书,甚至是以为我失恋之后的鼓励信。母亲说的没错,世界上还有很多像特蕾莎一样的傻瓜。

但是在16岁那年我看明白了很多事情,其中一件就是:我需要一个傻瓜而不是一群比我聪明的人。

我慢慢注意到了特蕾莎,当她一直像只大头苍蝇一样飞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正眼也不愿意瞧她,就像玛丽安以前对我做的那样,可就在我经历了玛丽安和威尔夫事件之后,我对她的存在全然改观。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依赖我了,也许每个长到16岁的女孩心智都会改变,她似乎知道,我是一场她永远也打不赢的仗,所以就慢慢脱离开我的生活,交到了别的朋友。现在她也拥有了自己的圈子,有了很多男生朋友,学会了说笑话和谈八卦。她的头发不再总是单调的黑色直发,圣诞节回来的时候她就把它给烫卷了,现在那些轻快的小发卷就在她下巴旁边跳跃着,随着她每一次说话的幅度而摆动,她的眼睛不再像10岁时那样只能容纳下我一个人,除了每个礼拜三的交集,她再也没有主动找过我。

“特蕾莎,”就在那个礼拜三,让我诧异的事发生了,那时我们正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练习守护神咒。我突然想起,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拥有这个秘密很多年了,“你觉得我们还会像以前那样吗?”我看着她棕色的眼眸,那双眸子过去总会因为见到了我而绽放光芒,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呢?

“我不知道。也许过去的早已是历史了。”她没有看我,专注的举着她自己的魔杖,我看见一丝丝阴线般的光从她仗间飘出。

“你以前很喜欢我,不是吗?”

她沉默了很久,我看见有泪珠从她的眼角落下来。“确实是,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也许是从9岁?还是8岁?我不记得了。”

“是从你搬家到我们镇上开始。”我提醒她。

“也许吧,”她摇摇头,“为什么要提这件事呢?学校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你喜欢玛丽安,要不是威尔夫插在中间,你们早就可以在一起了。”

“那现在呢?”我放下魔杖,把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她脸上,那曾经是如此平凡的一张脸,可是你知道怎么着?我居然有点想念她了。“玛丽安和威尔夫没有什么区别,特蕾莎,他们都是混蛋。”

“那我怎么就不是了?”她淡漠的回应,“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吗?开学第一天在车站我让你尴尬,分院的时候让你成为一个笑话,那之后的每一天,你都会因为我的存在而烦恼。真抱歉我以前这么不懂事。”

“这些根本不是你的错,要不是我那个时候年纪小,不然绝不会让你这么等着。”我说。

“等着什么?”她突然转过身来直视着我,我还来不及移开目光就看见她满是泪痕的脸颊,那景象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哪怕在我彻底失忆之后,它仍像鬼魂一样经常出没于我最深的梦境里。

我没有用任何的话语回答她,我不知道,也许在那个时刻语言完全不足以表达内心的感受,我想起了很多事,童年的事,少年的事,以后的事。当我向她靠近时,她显得很慌乱,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躲开。那个时候我就很高兴的明白了,她所有的地方都改变了,唯独不变的只有童年的感情。

没有天雷勾动地火的磅礴,没有幽深的地域迎接我们的坠落,当双唇触碰的刹那,我听见的只是屋檐下风铃摇摆的脆响。



_____________

这里是授权搬运,并非原作者

贴吧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668055363?share=9105&fr=share

评论
热度(3)

© 七七四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