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四十九

改文狂魔。
一不小心就把以前写得文改得天翻地覆。
重度拖延症。
爱好作死。
_(:з」∠)_

授权搬运/【原创】吉德罗·洛哈特的世界/非pottermore设定/Part 1:童年(1)

注意: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非pottermore设定!!!

本文为中篇,第一人称,从原著出发,挖掘这位曾经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作家的坎坷一生。

——————没有人生来是个笑话,除非他已经被笑习惯了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



Part1:童年(1)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威尔夫当着我的面用一种他自己称之为是“魔法”的东西凌空折断了一根树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面前这么做了,这段时间以来他常常当着我的面变着这种不入流的小戏法,但我又无法识破他,因为他做的简直不露马脚。

“要我说,这根树枝本来就是断的,只是你用胶水把它黏上了。”为了不被他的傲慢比下去,我只好这么回击他,虽然我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微弱。

“洛哈特啊,我该怎么说你呢小子,”他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装模作样的拍拍我的肩,“难道你一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吗?难道你一直以为你的父母都是牙医?难道你以为你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

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学会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但不知怎么的,今天我却开始认识审视起这个问题来了。我从树上折下一根树枝,用手掂量着它,“我可以用这种魔法吗?”

“不,你当然不能,”他裂开嘴笑了,然后抢走我手中的树枝把它折成了两半,“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跟一个哑炮没什么区别。”

哑炮?又是这个词,我经常听见这个词,不论是从邻居孩子的口中,还是躲在院子后面时偶然注意到的那些中年妇女的聊天话题中,我只是想不通这个词跟我有什么联系,每当我回家问起母亲这个词的意思时她只是告诉我那是别的孩子胡乱编出来,用来形容我的长相的。也许真像他们所说的,我的脑子不太好用。但我怎么能够承认自己不如他们呢?

他伸出手摸摸我的金发,我感到头顶一阵滚烫,“可怜的小洛哈特,也许霍格沃茨根本就不会给你寄入学通知书!”我不知道他口中的霍格沃茨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但我现在再也问不出一个问题了,因为我的头顶在下一瞬间传来刺痛的灼热感,我感到有烟从我头顶冒出来了。

“你做了什么,威尔夫!”我痛苦的抓挠着自己的头,“你点燃了我的头发!”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保持着他一贯恶作剧时常用的笑容,然后越走越远,最后撒开腿跑远了。

我手上多了一大把被烧焦了的金发,哭着跑回家。

当我用力撞开院子的大门时,邻居格蕾莎跑到我身边,她是一个黑头发的女孩,长相平凡但是非常爱管闲事,准确来说是特别爱管我的闲事。

她挡在我面前,踮起脚尖检查我的头发,我能感觉到当她冰凉的手放在我的头顶上时,所有的灼热感都是一瞬间消失了。但即使如此,我的眼泪还是没有停止,我想到了威尔夫放在我头顶上的手,想到了他变戏法时骄傲的面容还有叫我“哑炮”时令人作呕的同情,我一刻钟也忍受不了这些了。所有的恨意和不安都涌上脸颊,我甚至没有去注意格蕾莎是如何帮我“熄灭”头上的火的。

“洛哈特,告诉我,又是威尔夫干的吗……”她伸出手想要帮我抹掉眼睛下方的眼泪,可我用力的甩开了。我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跑回家,然后把我所不知道的一切问题都搞明白。

我听见格蕾莎在我背后大声的呼喊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仿佛宣示着我在万物中的位置。“洛哈特”这个词在我后方不断的重复,直到我哭着跑到母亲的怀中,也许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我再想起那个女孩不断喊我名字的小小背影时,会感到深切的后悔,因为不论在过去还是将来,都再也没有一个人用那样的声音喊过我的名字了。

于是在10岁那一年我才得知这件改变了我一生的事——我是个巫师。瞧,你又在笑我了,虽然这么说听上去有点冒傻气,但千真万确。

我的父母根本不是什么牙医,他们都是巫师,我的弟弟也是。你可以想象当我听到整件事情的时候表情有多么可怕——我差点把他们都当成疯子。然而,妈妈在我又要跑出去之前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说她会慢慢告诉我他们十年来一直隐瞒着这个真相的原因。我只好坐下来,耐心的听她解释。透过她蔚蓝而又清澈的瞳孔,我看见了十岁的自己,茫然,慌张,不知所措。

“吉德罗,是这样的,”她开始了,即使她说的每一个词都像蟒蛇的尖牙一样刺人,我还是强忍着听了下去,“每个巫师小孩在他们很小的时候都会展现出一点点魔法天赋,是的,只要一点点就可以证明,像我们这样的纯血统更是从碰到魔杖的那一刻起就会有反应。但奇怪的是,你似乎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反应。你不像你弟弟,也不像其他的巫师小孩,他们在那个年龄的时候就可以用魔法耍点小把戏,可你从来不会,所以,他们就说,说你……”

“说我是个哑炮,”我替她接下了句子,心脏也凉了半截,“这么说‘哑炮’就是这个意思?巫师家庭里出生的,没有魔法的孩子?”

她在我面前低下头,仿佛害怕直视我的眼睛,“是的”她回答。

我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抬头看向父亲和弟弟,他们都用满怀同情的眼神注视着我,好像这样就可以试图减轻我的失望和痛苦。

“那我是吗?”我把目光移回母亲身上,“我真的是哑炮吗?”

“还不能够确定,:她的眼睛里又出现了一丝希望的光芒,”我们一直都只是在怀疑而已。在我们开始怀疑之后,我和你父亲讨论了很久,最后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除非万不得已,我们不会让你知道这件事。因为我们希望,无论你是不是哑炮,你都可以拥有一个完美的童年。”

“可是它一点也不完美。”眼泪又顺着我的眼角流下来,父亲常说男孩子不能轻易流泪,可是有时我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我想,也许我永远也学不会假笑。

母亲把我从椅子上轻轻扶起来:“还没到揭晓答案的时候呢,洛哈特,你还有机会。今天,我们就带你去做鉴定,只有今天才有人有权力说你究竟有没有魔法天赋。”

_____________

这里是授权搬运,并非原作者

贴吧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668055363?share=9105&fr=share

评论
热度(2)

© 七七四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